移动版

净利润少了一半,太平洋证券等多家券商“失血”股票质押业务

发布时间:2019-01-13 20:48    来源媒体:界面新闻

记者 | 马晓甜

2018年股票质押爆仓此起彼伏,券商频频“躺枪”,而“踩雷”带来的后遗症也在近期逐渐显现。

截至1月12日,35家上市券商悉数披露2018年12月财务数据。35家上市券商12月单月实现营业收入296.72亿元,环比增长63.66%;单月实现净利润合计71.88亿元,环比下降1.63%。营收与净利增速的分化,主要源于大额股票质押减值损失的计提。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后发现,截至目前,已有太平洋证券、兴业证券、国海证券、南京证券、西部证券、中原证券、东方证券等多家券商发布公告披露减值损失。其中,太平洋证券、方正证券、兴业证券和中原证券四家计提减值准备分别高达9.72亿元、2.48亿元、6.51亿元和2.16亿元。。

本周四晚间(1月10日),太平洋证券发布公告称,拟对2018年度进行单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金额为9.72亿元,其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47亿元,占比高达97.5%,主要涉及商赢环球、胜利精密、当代东方、盛运环保、众应互联、天神娱乐、美都能源、美丽生态、*ST厦华九笔股票质押式业务。

太平洋证券表示,这个数字已超过其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将减少公司2018年度利润总额人民币9.72亿元,减少净利润7.29亿元。而2017年公司全年净利润也仅有1.16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更是亏损达1.77亿元。

2018年12月28日,兴业证券发布公告称,2018年单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6.51亿元,将减少净利润4.88亿元,其中6.08亿元与长生生物、中弘股份、金洲慈航、金龙机电的股票质押有关,四笔业务分别计提4.51亿元、1.2亿元、6581万元和3544万元。

而在2018年前三季度,兴业证券净利润仅为7.27亿元,同比大幅下降逾63%。若以各单月业绩简单相加,兴业证券全年净利润为10.19亿元。而此次逾6亿元的资产减值计提,将超过公司2018年过半净利润。

中原证券1月9日的公告显示,公司将在合并报表层面对发生信用减值的单项金融资产计提信用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逾2.16亿元,这部分资产占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的10%以上。其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中的三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单项计提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1.7亿元,涉及的质押股票分别为ST新光、神雾节能和银禧科技。

在刚刚发布的12月财务数据中,中原证券营业收入为0.75亿元,在35家上市券商中排名倒数第一。

方正证券则在12月财务数据简报中披露,2018年融资融券、股票质押式回购等信用业务计提减值准备约2.48亿元,将影响公司2018年净利润约1.86亿元。

数据显示,方正证券在2016年、2017年业绩连续大比例下滑,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4.5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5.84%,而公司在去年卷入乐视网股票质押违约纠纷。

此外,同样踩雷乐视网的西部证券也在2018年2月份曾公告称,将计提减值准备4.39亿元,减少2017年合并净利润3.3亿元;2018年8月份,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将在上半年计提减值损失1.87亿元,共减少当期合并报表利润总额1.75亿元。

除了对公司业绩造成“重创”,股票质押踩雷也让券商陷入艰难讨债,甚至被动当上大股东的境地。

1月7日,东兴证券发布公告称,于1月3日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起诉新光圆成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虞云新、周晓光,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据悉,2016年10月,东兴证券与虞云新签署了股票质押式回购协议,虞云新将其持有新光圆成质押给东兴证券,融入7.49亿元本金,周晓光、新光集团承担连带责任。但虞云新未按约定足额偿还本金及支付第三、四季度利息,构成违约。该案的涉案金额合计约为8.22亿元,请包括本金约7亿元,和相应利息、违约金及实现债权的费用约1.22亿元。

东兴证券表示,鉴于诉讼尚未审结,目前暂时无法估计此事的财务影响。公司经营正常,各项债务按期足额付息兑付。但从财务数据来看来看,东兴证券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也仅为7.78亿元,8亿元对公司来说着实不是笔小数目。

信达证券的遭遇则更加让人啼笑皆非。

上海中毅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毅达)在去年12月28日公告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将控股股东大申集团所持2.6亿股公司限售股票作价5.05亿元,交付信达证券抵偿债务5.05亿元。该裁定将直接导致*ST毅达的控股股东由大申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信达证券。

大申集团是*ST毅达的控股股东,根据*ST毅达2018年三季度报披露,大申集团持有*ST毅达2.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24.84%。

2015年4月28日,大申集团将上述2.6亿股份100%质押给信达证券,随后公司2016年第四季度逾期支付2016年第四季度以及随后的2017年第一季度利息及违约金。同时*ST毅达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于2016年11月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存在被实施退市的风险。法院责令大申集团支付信达证券9.91亿元及相应的债务利息等,但始终未能履行。

2017年7月14日,上海一中院裁定冻结这部分股票,在进行评估后,于2018年11月17日和12月22日两次在淘宝网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却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2018年12月27日,上海一中院裁决解除对大申集团所持限售股的冻结,同时将上述股票作价5.05亿元,交付给信达证券抵偿债务。股票的所有权自本裁定送达信达证券起转移。

无独有偶,东方证券、华融证券也同样遭遇尴尬“举牌”上市公司的局面。

2018年9月10日,皇氏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公司第二大股东李建国所持有的公司5841万股,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公开拍卖,因无人报名而流拍。流拍后,根据裁定书,李建国持有的上述股票,将作价3亿元,交付东方证券抵偿债务。

据了解,2016年因个人身陷经济纠纷,皇氏集团第二大股东、御嘉影视原股东李建国持有的股权被质押及司法冻结,在冻结前,李建国已将所持有的5841万股皇氏集团股票质押给东方证券。2018年8月15日皇氏集团股东李建国所持有的公司5841万股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进行拍卖,股票起拍价3亿元,保证金3000万元,每股约为5.148元。

皇氏集团在公告中表示,股权过户完成后,东方证券持有公司6.97%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而在更早之前,盈方微于2018年5月14日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盈方微电子所持有的6900万股及3725.96万股已分别划转交付东方证券及华融证券。股份登记过户完成之后,东方证券持股占比8.45%,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华融证券持股占比4.56%,为公司第四大股东。

股票质押的频繁”爆雷”,暴露了券商业务风险,也为券商风控敲响警钟。

民生证券分析师周晓萍指出,证券公司作为融出方参与相应股票质押回购的,应当切实防范因融入方履行业绩承诺股份补偿协议可能产生的风险。从趋势上看,未来券商开展融资类业务,尤其是股权质押回购业务时,是否具有良好的信用风险防控能力和较高净资本支持下的风险承受能力,都直接反映融资类业务的核心竞争实力。

她表示,对于存量结构中风险系数较高的券商,仍需要加强交易风险的预警,和信用风险的实时监测,并确保质押人(上市公司股东)能够及时补充质押,或采取其他增信措施。对于个别高风险交易标的,需及时采取补充质押、股东担保等增信手段降低信用风险。这也要求投资者应当持续观察个别交易、标的以及相关券商的信息披露情况。

根据中证登的数据,截至2019年1月初,全市场市场质押市值为4.28万亿元。而根据天风证券在最新研究报告中的测算,统计从2015年7月1日以来,仍处于未解质押状态的项目,此部分对应的参考市值为5.42万亿元。其中,以证券公司为主导的场内股票质押式回购对应的参考市值规模为2.72万亿元,以银行、信托等为主导的场外股票质押对应的参考市值规模为2.70万亿元。

天风证券指出,结合全市场股票质押规模的变动情况,预计证券公司的股票质押业务规模的高点或已过。2018年初开始,市场震荡下行,叠加减持新规、股票质押新规落地等政策方面因素的影响,股票质押业务风险不断加大。证券公司开始整合股票质押业务线,明确该项业务是开展机构业务的重要补充,将其纳入机构业务中的一环。整体上,证券公司的股票质押业务规模继续压缩,但结构不断优化,新业务仍在正常开展。

此外,自2018年10月中旬起,公开宣告的纾困基金规模已超过4000亿元,其中券商主导的纾困基金规模最大,截至2018年12月14日,已有28家证券公司共成立了31只系列资管计划和3只子计划,出资规模总计417.11亿元,天风证券认为,该数值已经能够完成大部分覆盖风险暴露融资额,纾困基金逐步落地有望纾解股票质押风险。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